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永利国际娱乐

2018-09-11 21:15 出处:无我 人气: 评论(0

   仙林南京信息学院足球场

每周六下午16:30--18:00

这就是足球的伟大,而且还是最高一档的6.5。然而已无退路,雅思6.5,托福还是98,并未完全失去希望。

最终奇迹还是没有发生。最后复议失败,但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项目,虽然在拖延提交语言成绩的过程中收到两封拒信,学习国防知识的基本内容。生活不得不变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节奏,一边不断应对着各种催交托福/雅思成绩的邮件,申的18个项目只要最后有一个offer就知足。1月17日的雅思也是这样。一边做着考试的准备,胜败也许永远不可想象,也是力有不逮,即使自己最终没有考到100+,反而变得十分平静,但此时的心态已经经历过大风大浪,也许这才是一种轮回。题目再一次变难,最后这场考试又回到了北京,相比看什么叫国防影片。在语言成绩不被卡的前提下至少获得一个录取。

2015年1月11日。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北方各个省份,争取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我将这两所学校的申请资料不断修改润色,帝国理工允许秋季开学时带雅思成绩。利用最后的时间,Berkeley要求托福90(其他学校都要100+),对语言成绩卡的不死,并且被迫重新捡起TPO。

“明知道我会寂寞会难过会伤心欲绝可你闭上双眼假装看不见”

1月9日是Berkeley和帝国理工的申请截止时期。这两个学校有一个共同点,最终还是拖到了新的一年,并且赶在最后时刻报了1月11日的托福考试。本想把所有事情在2014年解决,相比看中美贸易战最新情况。然而还是将复议申请投了出去,后者可能会考的更低(因为已经放松一个星期可能已不在状态),也有人让我重新考一次。虽然我知道前者希望渺茫,价值便打了一个大大的折扣。此时有人建议我进行成绩复议,但由于明显的短板,一级。虽然正常情况下98这个分数本身也勉强可以使用,我的心情已经不知该如何形容。29+25+17+27,当看到98这个数字的一刻,等待那个经历了千难万险之后终于可以用来提交的分数。可是,阴。我满怀期望刷着托福官网,等待着永远不会降临的黎明……

2015年1月7日,我一直都在等待着。在这周而复始的梦境之中,年复一年,年复一年,逐渐消失在耳畔的喧嚣之声,我一直都停留在那同一个地方,祈祷着那永远不会降临的黎明,普京为什么带狗见日本。我徘徊在那没有终结的梦境之中,我就已经察觉到了,不知多少年前,从很久以前,同样还是那每一天的周而复始,伤感的。

然后,温暖的,冰冷的,银白的,鲜红的,然后能又再次回到同样的梦境之中,我祈求着那不会终结的早晨,依然是不变的每一天周而复始着,我流连于梦境之中,突如其来的节外生枝再次打破了这好不容易才归于平静的一切。

梦,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然后等12.28的成绩一出就把剩余所有申请一并提交,终于可以抽出时间把申请季里没有完成的作业好好补上,生活渐渐归于平静,我按照乐观的估计认为刷T已经结束,但因为一切都似乎已过去,虽然12月13日的成绩只有88,相比看国防科技大学待遇。像涟漪荡漾一样没完没了地响着……

2015年终于到来,或远或近地传来,听得见喧嚣声,在梦之中,也许对我来说就是苦尽甘来迎接崭新的未来之时。

梦,甚至可以说100天完成了过去三年都没有完成的所有任务。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睡醒后又继续奋战……无数夜以继日的拼搏过后终于可以在最后关头无愧地说这学期没有白过,三分之二的日子在实验室刷完GRE或者TPO之后就直接搭了几个椅子就地睡觉,为了申请几乎放弃了一切,申请之前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大四上学期会像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然而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申请也基本接近尾声。任何一项放在前三年都是无法想象的,还有无数的社工活动,33学分的课程也基本快要顺利完成,期间还完成了一篇高影响因子论文三作及两个会议海报,毕设虽然受过很多批评但总算顺利,托福虽然没出分但也估计过百,TPO刷过无数的题目,GRE刷到了155+170,国防。只想安静地梳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申请季100天,却根本不想看到外面世界的纷繁热闹,我仍然在实验室面对这两个月以来积攒的数据发呆,语言成绩仍旧留空。甚至到跨年的时候,直至元旦。期间还填完了几个1月1日左右截止的申请。当然,或许再也不用经历这地狱般的考验了。

当晚回到学校直奔实验室开始对付期末大作业,对自己的估分在101-105之间,走出考场的时候竟有一种大仇已报壮志已酬的感觉,几乎让我产生了“回光返照”的错觉……就这样几乎以2014年最好的状态考完了这场考试,所经历的起伏都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而作文基本不需要担心)甚至在考试过程当中这段时间所去过的地方,倒数6,5,4,3,2,1,0……(对我来说口语是最为头疼的部分,我暂时压抑住自己,而且一直持续到开始说口语部分。休息结束,在中场休息后回到电脑前坐定时不觉流泪,国防知识的基本内容。不由感到无比辛酸,中国最怕哪个国家。以及无数个不眠不休的日子,想到这三个多月以来经历的一切,然而听力做到最后心里颇不平静,也许是上帝看到了我的努力了吧。阅读和听力几乎没有问题,有前四次的经验教训似乎应该算是没问题了。28日的题目做起来无比顺手,无论如何胜败在此一举。这一次的准备可以算是无比充足,12月26日我怀着最后一战的决心去往呼和浩特。两个月来的第五战,2014年接近尾声,所以……现在也一直在等待着。

13日的考试分数因为圣诞假期而延缓公布,仅仅只能如此,一直一直都只能苦苦等待着,全军进入一级战备。在同样的地方,如同往常一样,梦变得没有终结的日子,成为众多申请者中分母的一员。

梦,提交,关于。系统通过,所有语言成绩留空,就硬着头皮填完了这四个申请,横竖一死,倒也无所谓,即便我托福够线照样会因为其他条件被拒,而且还四个项目。怎么看怎么像是个笑话。中美贸易战最新报道。这样的名校怎能与我一个GPA倒数且到这种时候还在托福苦海中挣扎的学渣有任何联系。可是转念一想,一堆12月15日的DDL摆在眼前。MIT,打开电脑一看申请进度表,必败无疑。回到北京已经22点了,而且发挥不如上次,题目难度再次增大,雪。不出意外,沈阳。-20℃,雪的触感是如此的寒冷。

2014年12月13日,枝叶间的阳光是那么的耀眼,梦开始的那一天,即使7比100要简单但能否考到还是未知数。事实上今天下午3点中日开战了。

梦,就算能赶上自己现有的水平也相当捉急,且不说是否能赶上DDL,然而只剩15年1月17号的考位了,根据一位同学的建议我尝试报了一次雅思(部分学校承认),甚至都找不到问题在哪里。万般无奈之下,却殊途同归,第三次15分。可是明明自己感觉三次状态完全不一样,中日。总觉得中间有一个坏点一般,93=26+27+15+25,还有无穷无尽的作业。

12月9日我终于还算怀有一线希望地登录托福查分网站结果看到的竟还是悲伤的消息,还要面对席卷而来的文献和每周都要讲组会的压力,晚上练口语(因为其他两项对我来说不成问题),前三年懒散(加上大四上选课30+学分)的结果就是大四上学期不得不同时面对多方面的压力。我仍旧像11月一样每天在实验室没事的时候就听托福听力,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而且遭受了导师的批评。也是咎由自取,而全年级统一的毕设也正式开始。然而就在这第一天我就因为赶一个申请DDL翘掉了一次组会,DDL一天天逼近,考完后就马上返回北京继续奋斗。急报。

时间进入12月,前路艰难,我也不敢耽误一分一秒的时间,甚至都想如果托福的分数可以赠送那该多好。可是无论结果如何,已经不在同一个档次上,然而其中之一是已有100+的分数准备刷到105+甚至110+的,出考场之后估分就算没有100也有95了。与我一道前来的还有两个同学,可仍旧不敢掉以轻心。之后的口语和写作也十分顺利,当我做完阅读和听力的时候感到今天的题目明显简单了不少,会不会一战搞定呢。

11月29日是本月第三次上考场的日子,那么第三次会是多少,第二次87,外面是零下20度的天气和望不到尽头的漆黑夜空。你看国防身体生病了。第一次82,吉林延边。从飞机上走下来的时候已经23:30了,梦境失去了它的终点……

2014年11月28日,然而现在却……不知是从何时开始,我都会迎来那不曾改变的梦境,或者是怎样可怕的梦魇。一如既往地,你知道关于国防的名言。无论是如何幸福的梦境,任何梦都会有最终的尽头,一方面的弱项不因另一方面是强项而得以弥补。

梦,该来的还是得来,GRE的分数和托福的分数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也才意识到,在申请季却要以这种方式走遍祖国北方的大好河山。而到这时,前三年几乎没有怎么出学校,后者在呼和浩特。万万没想到,前者在沈阳,狠了狠心报了12月13日和12月28日的两场托福考试,在补一堆期中大作业之余,虽然155+170的分数也不是不能用。

回到学校,就以这种不怎么光彩的方式彻底告别了GRE,这次考试竟然只有151+168。万万没有想到这还能越刷越低,可由于压力太大加之身体已经吃不消连续几天的作战,原本以为会将原先的分数刷高一些,这场考试是暑假报上的,学习战备。而自己却像一个异类一样在无尽的轮回中挣扎。

对自己自信心打击更大的事情接踵而至。11月16日我完成了最后一场GRE考试,周围一片歌舞升平,使我不得不在考完这场托福之后马不停蹄赶回学校参加了两场期中考试(自己选的前八周结课的考试)。同为大四狗,而且周六补课,脑袋里所想的全都是“如果到申请季结束之前还是考不出来应该怎么办”这一类的问题。恰逢期中,而且是刚下考场就意识到此战必败无疑。此时自己已经濒临绝望,再战托福打出了GG,北京。阴云密布的天气里,更令我感到无比绝望。

2014年11月15日,而传来的同为11月2日考T的小伙伴们纷纷过百与T告别的消息,而且还无法面对自己的付出。可即使这样我也不得不继续硬着头皮继续刷题,已不仅是无颜见江东父老,甚至让我产生了Gap的念头。前三年从未感觉到的一股绝望席卷而来,昨天普京警告中国。一个个不忍卒睹的数字仿佛在告诉我“你开始努力的太晚了”,可是万万没想到只有82=26+21+15+20。瞬间感觉自己多年来构筑的所有自信即刻被摧毁,我知道一定不过百,终于刷出来了,一边紧张地刷着托福报名官网关注11月2号的成绩。从8点开始刷到10点50,一边听着托福听力备战三天后的考试,我独自坐在实验室,男生节。当其他人在外享受这最后一年的庆祝活动之时,你永远无法想象下一步你会上升到最高点还是重重跌落下来。全军进入一级战备。2014年11月12日,对我这样大四才开始准备申请的学渣简直是天降福音。

“即便我为了你的笑容全部都可弃守终究只容我独自走到最后”

生活就像过山车,凭空多出六天休息,无比心塞。

2014年11月的APEC假期实在是上天助我,前途未卜,国防。自己终于也沦落成申请季去外地考托党的一员了,破釜沉舟还是点了确认键,权衡了一下,发现11月29号只有吉林延边的考场了,希望能在11月解决托福。登上托福报名网站,于是只能再报一场考试,然而在忙碌的生活之中又难以抽出这么多的时间刷T,必须设法解决这个问题,硬伤太过明显,可能在11月15日之前解决不了托福的问题(因为我的报名考试中只有这两场),我就意识到情况不妙,还差点没有写完。出考场的那一刻,开火。作文逻辑混乱,至于质量那就了,口语说的只能形容为开口了,听力题各种拿不定主意,意识到事情并没有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虽然考完了GRE但托福阅读中竟然出现了一大堆不认识的单词,只欠东风。

可是11月2号的申请季第一战就让我如梦初醒,基本万事俱备,截至10月下旬,帮我省下了大量时间用于准备托福。这样看来,中日钓鱼岛开战45分钟。网申所需要的其他准备也由世毕盟帮助完成,后期的增删也不涉及对结构和内容的大改。此外,初稿一晚上就完成了,全军。通过寻找思路和逻辑结构,虽然之后有各种各样小的改动但大框架始终没变。PS也是如此,在龚老师的指导下CV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写好了初稿,我静静地憧憬着梦境最终结束的那一刻。

申请过程中最让我安心的就是所有外界条件都相当完备,察觉到这是自己的梦境呢?是在那久远的过去?抑或是仅仅数分钟之前的一瞬?然而那份答案也只是在梦境中若隐若现。在这不知是否依然流转的时光中,究竟从何时开始,这竟然成了申请当中的最大阻力。

梦,如果忽略33学分的课程压力及科研压力的话。更何况“他们说”“考完G之后T就像玩一样轻松过”。这样看起来胜利近在眼前。可从未成想的是,似乎眼前的任务只剩下考T了,325已经是巅峰状态了)。暂时告别G,果真越考越低,更何况我还报了一次11.16的G想刷的更高(事实证明单词没背完就上场一般没有好下场,但对我这种GRE只准备了两个月的人来说基本够用了,名言。虽然并不算一个高分,阅读和单词基本都很顺利,结果意外得了155+170的分数。这纯属碰上了运气,10月12日我在3000都没背完的情况下考了第二次GRE,然而事实告诉我高估了自己),虽是知名度很小的会议但毕竟也算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了。至此自己做的科研工作虽然浮夸且含水量较大但至少能在CV中占有一席之地了。

另一边的情况似乎也好过预期。在大四上学期选课33学分的情况下(选课这么多只是因为我一直以来相信自己有能力hold住极端压力下的多线作战,我也获得了两个中国高分子年会的会议海报二作,在那段时间通过帮组内师兄准备会议论文及海报,也终于在简历的publications一栏填上些东西了。此外,这基本上是研究所内能发出的最高影响因子的文章,在10月末完成了一个NANO LETTERS文章的三作,导师也比较体谅我在申请阶段的客观需要,一个月内几乎一半时间住在实验室通宵工作,帮组内一个尚未结题的文章扫了尾,我的毕设9月份就已开始,接续之前的课题立即开始了毕设工作。事实证明这唯一的机会帮了我大忙。你看急报。当其他人的毕设11或12月开始的时候,看能否在申请结束之前取得一定成果。于是在开学前我就找到SRT时的导师,只好选择不走寻常路的申请策略。在此时能够做的只有尝试在科研方面死马当活马医,我不知道美国要和中国开战2018。或许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拿到其中某一个也未可知。

初始条件已经濒临绝境,至少可以认为经过专业人士评估我的条件是有可能够格的,客观上来说这样的选校名单也给我打了鸡血,因为看起来都是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学校。然而,让我觉得这些项目即使能拿到一个也是幸运,有些学校还选了不止一个专业,Yale,Berkeley,Stanford,然而满目MIT,符合我预期的广撒网原则,国防。虽然选校数量多,能够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在大四上第一周就由龚老师为我完成了选校工作。然而当我第一次看到选校清单的时候有些惊呆,希望,在下次睁开的时候,闭上双眼,仅仅祈望着一件事情,一直一直重复的相同的风景。在慢慢陷入朦胧的睡意之时,和以往一样,身处在梦境之中,只能另辟蹊径找寻其他突破口。

梦,想必只能成为短板而不能成为优势,GT都没有可用成绩,进入。且GPA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可那时的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对形势的估计过于乐观。况且填完个人基本信息表格之后我意识到截至大四上开学我没有任何能够在大批申请者中脱颖而出的优势,于是也利用平时时间刷GRE单词。此时我的GT报名表里各有两场考试,而我也意识到决不能再像原来一样弃疗下去了,为期接近半年的兵荒马乱的申请拉开帷幕,我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报了世毕盟。从此,大四上开学前三天,就算输又能怎么样。

2014年9月18日,其实凌晨中日开火。期望进行一场豪赌尝试能否绝地反击。毕竟此时几乎接近一无所有,可是此时占据我内心的却是强烈的不甘,前三年的不务正业即使写到简历上也只是一个笑话。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自己在接下来的申请季当中凶多吉少,学习关于国防的名言。科研没有任何成果,TOEFL更是只有一个惨不忍睹的7开头的成绩还即将过期,GRE147+170+3.0,GPA倒数三分之一,而自己所握着的只是一手烂牌,眼看身边的同学们各自胸有成竹,直到大四开学前才如梦初醒,浑浑噩噩地过完了前三年,因为自己的信息获取不力又在大三错过了暑期海外科研的申请,不知耽误了多少提升自己的机会,那没有终结的梦境……

即使在很久之前就确定要出国读研然而因为前三年的游戏人生,那每日所见的梦境,学会凌晨。看着自己的梦境,经历无数大起大落最终在梦的尽头收获了令我相当感激的结局。

梦,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般,回头看这半年来的经历,少才不正常)

当一切尘埃落定,少才不正常)

【申请经历】

最终去向:Berkeley CE

未出消息:Cornell CE, Northwestern CE, ICLCEE(不再等了)

Rej: MIT CE, Yale CE, Upenn CE, Stanford CEE, MIT CEE, YaleF&ES(CEE), MIT MSE, MIT MECHE……(拒信多是正常的,全Master

Offer: Berkeley CE, Columbia CE, CMU CE

申请结果:

申请方向:化工(CE)、环境(CEE)、材料(MSE)等,无海外经历,两个会议海报二作(纯酱油)(皆为大四上赶出来的)

无实习,两个会议海报二作(纯酱油)(皆为大四上赶出来的)

其他:一堆乱七八糟的获奖经历+活动经历+社工经历(Who cares)

科研:一篇NANO LETTERS三作(IF=12.94),歼7战机编队(3架次)零损歼灭12架f16.。。 我的妈啊,说我们通过模拟,可能我是个伪军迷。 记得看过cctv4的一个节目, 为什么现在一些军事方面的新闻总把中国写的很牛B的,答:学习国防。我也不知道啊,


凌晨中日开火
2018中国进入战备状态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中国进入备战状态了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2-2011 鹤壁新闻网 版权所有

    鹤壁新闻网,河南新闻,河南鹤壁新闻,鹤壁最新新闻,鹤壁市门户网官网

    粤ICP备0906597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