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永利国际娱乐

2018-10-26 14:23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评论(0

女权主义和极端女权

女权主义和极端女权

  周二,男友在老特拉福德荣归故里,又带走了三分,C罗的女友乔治娜终于获得了一些喘息的机会。毕竟对他的家庭来说,这个10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除去那个永远话题十足的总裁先生,乔治娜明白,自己也要谨言慎行,这个世界远没有她想象的那样充满善意

  10月初,马德里竞技的法国球星格列兹曼的妻子Erika Choperena为他诞下一名男婴。为了表达二人的欣喜,erika在Instagram中上传了格列兹曼、自己与女儿的照片并配文: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定义这种爱!一个小男孩。而西班牙人乔治娜也对此表达了自己的祝福,她评论道:“一个小男孩可以把控mia(格列兹曼女儿)未来的爱人,并且带来秩序。我真的很开心!”

格列兹曼妻子的Instagram

格列兹曼妻子的Instagram

  这则评论引发了国外众多网友的不满:

  “你的评论是如此的具有性别歧视,而且还来自一个女人,多么的可悲。”;“对不起,但是女人可以控制自己,这是21世纪了,你的评论是如此的愚蠢。”;还有的评论带上了C罗:“恶心的性别歧视为你的家庭带来了一些帮助,一个非常糟糕的时间。”;“没人能控制别人的情人或者是被别人控制,很多人关注你,你是个公众人物,请对你的言行负责”。

  也有网友提出了质疑:“为什么我理解的是她想要弟弟保护好姐姐mia,为她选择未来的爱人把关呢?”

  很显然,批评乔治娜的第一条热评令人很费解,乔治娜“把制”动词的主语是新生的小男孩,被“把制”的主体是mia未来的爱人。而热评反击乔治娜用的是“女人可以控制自己。”主语宾语都是自己,这样完全偷换概念的语句却博得了满堂彩。为什么?因为任何极端言论,只要披上一层外衣就会瞬间显得格外有立场,立即拉拢相同战线上的人获得支持,这一次,这个外衣就是女权,这些人就是极端女权(女权癌)

女权不等同于极端女权

女权不等同于极端女权

  《affinitymagazine》上的一位作者vedika帮我们回顾了一下西方女权主义的三次浪潮:

  第一波浪潮始于1830年代,一直持续到1900年代初期。在这个阶段,女性希望享有与男性相同的权利。然而,在这波浪潮中,他们主要关注投票权等政治平等。尽管有色女性参与女权主义,但这一浪潮主要由白人,中产阶级女性主导。

  第二波浪潮始于20世纪60年代,一直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在这个阶段,女权主义者研究工作场所的不平等,例如工资差距和缺乏更好的工作机会。 

  第三次浪潮始于20世纪90年代,至今仍在继续。在这个阶段,重点是赋予妇女权力。然而,在今天的现代女权主义中,一些女权主义者试图推动的信息是“女性比男性更重要”

  女权主义(feminist)又名女性主义,亦或是女性解放等。《维基百科》指出,它的提出最初是旨在为女性争取在经济,个人,法律和社会地位上的性别平等。多表现为为女性争取包括投票权,工作待遇,接受教育,合法堕胎,并保护妇女和女孩免遭强奸,性骚扰和家庭暴力等等方面。但这之中也滋生了一些极端女权人士,她们过分地强调女性的权力,对关于性别的问题表现出敏感,追求女性的自身强大的同时向社会要求过度的资源。而其中的一部分人还对传统的家庭观念,以及男性表达排斥和厌恶。

女权癌对照表

女权癌对照表

  回到C罗女友的问题,我们不能否认男女权利的平等,不等于男女在任何地方都相同,这是两个概念。从最基本的基因问题上,男女就不同,例如男性就在身体方面表现天生优于女性的强壮,这与雄雌性激素的分泌有关。从“保护妇女和女孩免遭强奸”的问题上,男性有着自己的义务。从“家人”的角度,弟弟帮姐姐把关也同样是作为家人的尽职尽责。也许乔治娜的评论有些傻,但她的话语中没有体现出任何贬低女性应有权利的部分,她只是想表达男性在一些地方特有的优势,但还是触动到了极端女权主义者的敏感神经。

  无独有偶,世界杯期间,前英格兰与切尔西的著名球星约翰-特里的一条Instagram动态同样惹到了争议。在葡萄牙和摩洛哥比赛的期间,特里发动态po出了一张电视机的照片并表示“不得不关掉声音”,赛后被人指出是歧视当时BBC体育频道的评论员Vicki Sparks,而vicki是英国第一位在电视上解说世界杯的女性。随后,特里被破出面解释是从马尔代夫度假归来后发现家里的音响设备坏了,修好之前我只能静音观看电视。

  在这些事件中,一些有着“被迫害妄想症”的极端女权主义者将自己描绘成“精神病患者”,以便获得关注,另一些则在宣泄着厌男厌世的思想,她们在过度的女性主义活动中寻找自己存在的价值。她们混杂于女权主义者当中并活跃于社交媒体当中,令人们以为她们就是女权主义的代表,引起了男女性之间的更大矛盾。

田园女权:你和我们女性唱反调就是直男癌

园女权:你和我们女性唱反调就是直男癌

  如今在中国,极端女权问题同样就犹如国外普通存在的种族问题一样,在国内与爱狗,精日,地域等话题一样敏感。一些好斗分子为了自己的利益披着保护女性,利用维护女性利益的外衣进行单边利己的活动,网友富裕了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词汇“园女权”。

  田园女权主义者宣传着女性的权利,却又逃避作为自己角色的责任。微博上一个博主的话题非常火,一名男性向网友求助,七夕快到了快到了,200块钱給她什么礼物好?热评是:给她自由。居然获得了上万点赞。怎么,您的爱情就靠金钱来衡量吗?万一人男主还在上学呢?某知名女性鸡汤博主在公众号中评价“张雨绮打老公”事件为《我挑人不行,但打渣男还是ok的》,把“打人”替换为“打渣男”就政治正确了吗?文章里举例了几个男子家暴女性的新闻,就好像张雨绮也遭到了家暴一样,愤而写道:“看看女生们都被欺辱成什么鬼样子!。。。这就是为什么,看到张雨绮,看她张牙舞爪的样子,我们会觉得那么带劲儿!。。。你特么欺负老娘,老娘瞬间打回去!”可人们都忘了受到两处约1cm割伤的是张雨绮的前夫。

“田园女权”

“田园女权”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女权乔治娜女性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2-2018 鹤壁新闻网 版权所有

    鹤壁新闻网,河南新闻,河南鹤壁新闻,鹤壁最新新闻,鹤壁市门户网官网

    粤ICP备0906597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