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永利国际娱乐

2019-05-15 11:32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评论(0

[摘要]吴远大介绍,中国芯片距离世界先进水平可能还有20多年的差距,但随着5G时代来临,中国很有可能在新领域实现新突破。

人大代表吴远大:5G时代来临“中国芯”有望领跑

吴远

过去一年,“中国芯”话题始终热度不减。一方面是芯片进口已经远超石油进口,成为我国进口最多的产品;另一方面是国内芯片需求越来越大,急需突破“卡脖子”技术关。

中国芯片技术到底水平如何?需要多少年才能赶上世界领先水平?两会期间,北京青年报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研究员、博导吴远大。

谈及芯片发展,吴远大说,克服浮躁心理至关重要。他介绍,中国芯片距离世界先进水平可能还有20多年的差距,但随着5G时代来临,中国很有可能在新领域实现新突破。

谈差距

距离世界领先水平还有20多年差距

过去一年,中国芯屡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中国芯片技术处于什么水平?与世界领先水平相差多久?成为许多人关心的问题。对此,吴远大表示:“如果泛泛地说的话,以中国芯片现在的水平与美国为代表的世界领先技术进行全面对比,即使他们维持在目前的发展水平,保持不变,中国要全面追上可能也还需要20年。”

不过吴远大也提到,虽然差距巨大,但也不排除在个别领域或者方向,中国能够快速赶上,甚至超越国外技术。“但是全面讲,因为咱们还只是在某些领域进行突破,所以很难解决所有问题,真正要摆脱现在这种被进口芯片‘卡脖子’的局面,还是要基本实现主要芯片全面国产化才行。”

谈进步

国内两类光电子芯片基本国产化并实现出口

吴远大介绍,目前国内已有两类光电子芯片基本实现国产化,一种是光分路器芯片,另一种是AWG芯片。“这两种芯片正好都是我们公司制造的,到目前为止光分路器芯片已占有全球份额50%以上,AWG芯片的市场占有率也在快速增长。”

他解释说,这两种芯片主要用于宽带网络和光纤入户中,“举个例子说,三大运营商往小区里铺设光纤,他不可能说一个小区一千户人家就拉一千根光纤,而是拉一根光纤到小区,到小区之后再把光信号进行功率分配,用专业术语说就是把光信号‘路由’到每家每户,这里面需要一种芯片,就是光分路器芯片。光信号取代电信号入户,网络速度会比现在的网速快百倍。”

因此,随着国内国际网络提速的需求越来越大,此类芯片的市场也越来越大。吴远大介绍,上述芯片2012年以前还完全依靠进口,随着他们团队2013年成功推出产品,国产芯片所占市场份额越来越大,并已经在国际市场占有重要地位。

谈经验

长周期、大投入产品 浮躁是芯片开发大忌

吴远大解释了为什么当时选择合作对象时,挑选了河南鹤壁的企业。“我们这个企业是2010年中科院半导体所和郑州仕佳公司合作成立的。芯片做成了以后,许多人来参观,看后的第一个问题都是为什么这种高技术芯片企业会选择落户鹤壁?按常规思维,都觉得这种企业可能出现在一线城市才比较合理。”他表示,其实当时同期来和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谈合作的还有多家企业,其中大部分企业都位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区位优势更加明显,企业经济实力也更加雄厚。之所以选择落地鹤壁,“实话实说,真没有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董事长葛总的企业家精神。”

他讲述了双方合作的细节故事,“葛总从2009年5月份跟我联系上之后,基本上每个月至少两趟专门跑到北京,同时,每个月接中科院的团队到郑州或者鹤壁参观洽谈,整整一年半没断过。所以到2010年10月份,双方终于达成了一致。主要就是因为我们判断他才是真正具有想做敢做芯片的企业家精神。”

“因为芯片是个长周期、大投入的产品,三五年之内想实现盈利,基本不可能。但一般的企业都更想做见效比较快的,那做芯片肯定是不适合他的。”吴远大说。做芯片,需要长期的努力和积累,需要企业家和技术人员有长期全身心投入准备。短期见效的浮躁心理是芯片开发的大忌。

谈人才

让高端人才留在鹤壁 安心从事成果转移转化

既然芯片研发耗时这么久,何以吴远大所在团队能在几年内实现盈利?对此吴远大解释说,自己的团队之所以能够在一两年时间内成功开发出芯片,背后其实是中科院长达十几年的科研成果在做基础。

他认为,芯片的基础研究是个耗资巨大、耗时很长的过程,由企业进行肯定不太现实,“没有几家企业能有那么大那么长期的经济投入,还是需要国家更多的科技政策支持,由科研院所承担前期的基础研发、人才培养和技术积累。”但到成果转化阶段,因为企业有盈利的紧迫性,而且也更懂市场,方面也更加专业,所以双方合作转化效率可能会更高。

“我认为比较有效的方式,那就是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因为现在的实际情况就是这样,咱们中国大多数研究生或者博士生,基本上都在事业单位、大学、科学院所工作,一般的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除了像华为这种特例之外,可能很少有理论扎实的科研技术人才。既然人才主要在科研院校里面,技术积累和相关科技成果也主要集中在科研院校。国家目前正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如何把科研院校这部分成果,特别是掌握成果的科技人员的积极性激发出来,让他安心去从事成果转移转化,尤为关键。”

据他介绍,目前长期在鹤壁从事科研成果转化的,有中科院半导体所的二十余名高端研发技术人才,其中主要是博士,甚至博士生导师。怎样让这些高端人才在鹤壁留得住、用得好,鹤壁市有许多独到的经验。“除了企业老板之外,鹤壁市委市政府也为我们搭建了非常好的平台,给予了许多的政策支持和荣誉, 我们团队里有的被授予‘鹤壁功臣’,有的被评为全国劳模,有的被评选国家百千万人才,让我们充分融入鹤壁的发展,让大家对鹤壁有了归属感、成就感。虽然我们家在北京,但一年绝大多数时间都工作在鹤壁,鹤壁市政府也贯彻落实新的人才理念:对高端急缺人才,不求为我所有,但求为我所用。同时,中科院也对国家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政策支持、落实得非常好,从制度上保障我们长期安心从事成果转移转化工作。最终结果就是企业获利、当地政府获益、中科院也获得实际收益和口碑,最主要的还是为国家做贡献。”

谈机遇

5G芯片国外也刚起步 中国有了“领先”可能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中国芯吴远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2-2018 鹤壁新闻网 版权所有

    鹤壁新闻网,河南新闻,河南鹤壁新闻,鹤壁最新新闻,鹤壁市门户网官网

    粤ICP备09065974号-1